當前位置: > 首頁 > 重慶 >

從“心”啟程,讓非遺傳承人路更寬

本文來源:重慶日報

?

銅梁區太平鎮坪漆村龍燈彩扎基地,村民正在學習龍燈彩扎制作工藝。(資料圖片)?? 記者 龍帆 攝\視覺重慶

打掃清潔、整理課桌、增添教具……8月31日,在萬州區中加友誼小學,美術老師、重慶市非物質文化遺產“羅氏剪紙”傳承人羅小城,一大早就趕到學校做開學前準備,其剪紙社團也將再次“營業”。

新學期,他的非遺剪紙課被納入學校延時服務課程,每周排課6節,預計將吸引100多名學生參加。

在他看來,在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工作中,傳承人是保護和傳承的關鍵因素,需要拓寬人才培養渠道,不斷壯大傳承隊伍。

近日,在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的《關于進一步加強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工作的意見》中明確提出,要完善代表性傳承人制度,健全代表性傳承人認定與管理制度,促進傳統傳承方式和現代教育體系相結合,拓寬人才培養渠道等。

日前,重慶有國家級非遺代表性傳承人59人、市級非遺代表性傳承人711人、區縣級非遺代表性傳承人3787人,在代表性傳承人制度建設上有何經驗做法?重慶日報記者對此作了調查。

非遺進校園

從“毛遂自薦”到“掃榻相迎”

說起非遺傳承人,許多人腦海里浮現的都是一群“老頑固”,憑著情感和夢想,守著老祖宗傳下來的東西,一守便是一生。

年輕、時尚、活力的羅小城顛覆了固有印象。走進他在學校的工作室,琳瑯滿目的剪紙作品,或氣勢如虹,或自然豪放,或精妙無比。

羅小城生于萬州一個農村家庭,祖母一生鐘愛剪紙和刺繡,母親也是遠近聞名的剪紙和刺繡巧手,他從小耳濡目染,酷愛剪紙藝術。18歲時,他考入重慶三峽學院,成為一名美術科班生。讀大二時,他無意間發現許多色彩鮮艷、造型各異的剪紙鏤空圖案,頓時對其產生濃厚興趣。

“能否把繪畫與設計藝術融入到剪紙中,通過剪紙獨特的線條和鏤空來表達繪畫呢?”羅小城說干就干,一頭“扎進”剪紙技藝中。經過多年沉淀和積累,他創作了《水滸傳》《靈山十巫》《清明上河圖》《古萬州十景圖》等大量經典作品,先后獲評中國剪紙藝術節銀獎、蔚州國際剪紙藝術節銅獎等大獎,個人還榮獲“第20屆全國青年崗位能手”、重慶市“巴蜀青年工匠”“重慶市崗位能手標兵”等稱號。

2016年“羅氏剪紙”入選重慶市第五批市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羅小城被認定為區級代表性傳承人。

“作為傳承人,開展傳承活動,培養后繼人才,是我的責任。”羅小城說,起初,他在學校免費給同學上剪紙課,之后,學校掛牌成立“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教育基地”,以興趣特色班的形式,把“羅氏剪紙”融入課堂,弘揚和傳承非遺技藝。

“這學期,學校更是將我的剪紙課納入延時服務課程,一周排了6節課。”羅小城稱,他將大力探索傳統傳承方式和現代教育相結合,努力培育更多人才。

據介紹,近年來,石柱、銅梁、秀山、北碚、沙坪壩等區縣,已通過興趣班、課間操、藝術課等形式,讓竹鈴球、銅梁龍舞、秀山花燈、北碚糧食畫、金錢板等大量非遺項目走進了校園。

從“毛遂自薦”發展到了“掃榻相迎”,越來越多的非遺項目成為深受學生喜愛的特色教育項目,非遺傳承人才梯隊建設成效明顯。

研修研習

從“師傳徒”到“百花齊放”

揉泥、制坯、打磨、修坯、上釉……在榮昌區安富街道通安村,穿過一片柑橘林,拾階而上,一棟古色古香的四合院掩映在林蔭中,靜怡、悠然,陶淵明筆下“結廬在人境”的畫面浮現在眼前。

叩開木門,榮昌陶器制作技藝區級非遺傳承人管永雙正潛心制陶。院內各房間,展陳著各式造型的陶器,三兩慕名而至的客人正安靜品鑒,主、客、陶,共同構成一幅怡人畫卷。

2014年,管永雙畢業于四川美術學院陶瓷藝術專業,在跟榮昌陶器市級非遺傳承人張俊德等前輩學習一年多后,他創辦起“西山雨”陶藝工作室。結合川美學習的知識,他對榮昌陶器型、釉料等進行了藝術創新,開發出涵蓋銀杏灰釉、芭蕉灰釉、檀木灰釉、荷葉灰釉等20多種植物灰釉產品,給傳統榮昌陶帶來了一波“植物”美學新風尚,豐富了榮昌陶的色彩和藝術表現形式。他的作品《痕》入選首屆中國四大名陶展,《陶瓷柴燒茶具組合》獲得第54屆全國工藝品交易會“金鳳凰”創新產品設計大賽銅獎,《無象》被中國美術館收藏。

如今,管永雙每一次開窯,都會吸引數十人參觀購買,上品壺售價過萬元。“我從一名陶瓷藝術專業的大學生成長為一名非遺傳承人,得益于張老師等前輩打破傳統傾囊相授,也得益于政府對非遺傳承的大力支持。”管永雙稱。

在我國,傳統老藝人傳授技藝多為口傳心授、單線傳承,有較強的“門戶之見”,一定程度上造成非遺傳承人群體的老齡化、新生力量相對薄弱等問題。

傳承旨在傳授和繼承。近年來,我市進一步完善了代表性傳承人制度,實施了非遺傳承人群研培計劃,組織西南大學、四川美術學院、重慶文理學院、重慶文化藝術職業學院4所高校實施“中國非遺傳承人群研修研習培訓計劃”共31期,培訓學員1384人次;開展市級非遺傳承人群研培工作,培訓社區群眾3000人次,大力提升了傳承人技能,拓寬了人才培養渠道。

“目前,除了傳統‘師帶徒’,我市還大力鼓勵和支持傳承人開展傳承活動,包括舉辦非遺學術論壇、非遺展覽展示、技能大師工作室等,這些舉措極大地提升了非遺保護工作隊伍能力水平。”管永雙說。

動態管理

非遺傳承人不再是“終身制”

非物質文化遺產是文明的瑰寶,是一個民族、一個城市的記憶,而非遺傳承人則是傳統文化的守護者。近年來,社會上也出現了所謂的“頭銜熱”“大師熱”。個別非遺傳承人入選后就認為萬事大吉,只顧利用“非遺傳承人”這個頭銜謀取個人利益,并沒有為發揚、保護非遺項目起到真正作用。

本次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的《關于進一步加強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工作的意見》中明確提到,加強對代表性傳承人的評估和動態管理,完善退出機制。

“事實上,我市已實施了對傳承人的動態管理,近年來已經取消12名市級非遺代表性傳承人資格。”市文化旅游委相關負責人表示,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性項目的代表性傳承人無正當理由不履行規定義務,主管部門可以取消其代表性傳承人資格;喪失傳承能力,主管部門可以重新認定該項目的代表性傳承人。

“傳承人有責任和義務在保證自身技能傳承的同時,積極參加非遺教育宣傳等公益活動,取消‘終身制’有利于優化傳承人隊伍結構,激發傳承人群的傳承實踐活力。代表性傳承人被取消資格后,依然能夠從事非遺技藝的保護傳承工作,只是不再是該項目的代表性傳承人。”該負責人稱。

接下來,在非遺保護中,我市將堅持“保護為主、搶救第一、合理利用、傳承發展”工作方針,堅持以人為本,進一步健全完善非遺保護傳承體系、加強非遺項目保護管理、推動非遺保護能力建設,讓非遺綻放出更加迷人的光彩。

茄子视频你懂的,茄子APP官方最新版下载 - 茄子app